关于金融伪创新、P2P等乱象 银保监会七部门发声


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已历时4年,目前整体进展如何,下一步工作安排有哪些?各类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问题时有发生,整治成效如何?近期在金融市场乱象整治方面还有什么举措和安排?

9月14日,银保监会召开新闻通气会,会议由银保监会办公厅副主任张忠宁主持。银保监会统信部二级巡视员刘忠瑞、普惠金融部副主任冯燕、公司治理部一级巡视员邓玉梅、银行检查局副局长朱彤、非银检查局副局长杨玉山、消保局局长郭武平、大型银行部主任王大庆七个部门负责人共同出席会议,对上述热点问题一一回应,从不同领域介绍市场乱象整治工作取得的成效。

三年罚没银保机构72.4亿,超以往十几年总和

公司治理薄弱是近年来中小银行、保险机构乱象丛生的根源。

“个别企业以虚假注资、循环注资等方式违法搭建金融集团,隐身代持、超比例超家数违规持有银行保险机构股份,致使部分中小机构内部制衡和管控机制形同虚设,埋下了过度承担风险和利益输送的祸根。部分大中型银行综合化经营过程中形成了复杂的集团架构,存在风险隐患。”会上,朱彤表示,只有通过坚决整治乱象,严厉整治资本不实、股权代持、股东违规干预和利益输送等违法违规行为,才能深化银行保险机构治理改革,管控好大股东操纵和内部人控制,强化集团并表管理,消除银行业保险业高质量发展的现实隐患和机制障碍。

据统计,银保监会三年累计处罚银行保险机构8818家次,处罚责任人员10713人次,罚没合计72.4亿元,超过以往十几年总和,处罚问责链条进一步延伸穿透至违规行为的交易对手机构。

当前金融体系总体健康,银行机构的风险总体可控,但中小机构股东股权领域问题仍然突出,不规范金融创新业务仍存挑战。

朱彤表示,今年将继续开展银行保险机构市场乱象整治“回头看”工作,防止乱象反弹回潮。一方面,对中小机构公司治理薄弱、信贷领域问题多发、资管转型发展不规范、各类“伪创新”层出不穷等问题进行持续深入整治;另一方面,结合当前市场流动性较为宽裕的环境,对资金空转、脱实向虚等乱象反弹苗头严查严处,消除问题隐患,确保金融纾解民营小微企业困难、支持企业有序复工复产等各项政策落到实处。

网贷“退而不清、退而难清”问题依然存在

冯燕在会上透露,截止到2020年8月,全国实际在运营网贷机构数目15家,比2019年初下降99%,借贷余额下降84%,出借人下降88%,借款人下降73%。网贷机构数量、借贷规模、参与人数连续26个月下降,风险持续收敛。

她强调,网贷风险整治虽取得进展,但要充分认识到后续工作时间紧、任务重、难度大,再加上疫情影响,剩余运营机构“三降工作”进展缓慢,存量风险依然艰巨,退而不清、退而难清的问题存在。

冯燕指出,下一步,各地区各部门要将处置存量风险作为后续较长一段时间的核心工作来抓,每家机构的处置责任要落实到专班,落实到具体责任人,制定明确时间表和路线图;各地要持续完善停业机构的资产处置,在市场化法治化原则的前提下,因地制宜,多措并举,提高资金清偿率和返还效率,最大限度保护投资人合法权益;此外,各地要加快落实机构转型试点工作。目前部分地方批设网贷机构转型为区域类小贷公司,网贷机构转型为全国经营的,在依法合规前提下,要加快转型进度。

冯燕表示,将研究建立互联网金融长效机制,充分总结互联网金融和网络借贷经验教训,坚决落实“金融业务一定要持牌经营”的要求,与各地共同研究建立网络借贷增量风险和非法金融业务早发现、早预警、早处置的体制机制,从源头上防范互联网金融风险。

银行业前8个月新提拨备1.4万亿

刘忠瑞介绍,8月末,银行业境内不良贷款余额3.7万亿元,较年初增加5041亿元,不良贷款率2.14%,较年初上升0.11个百分点。银行业加大不良贷款处置核销力度,前8个月共核销不良贷款7302亿元,同比多核销963亿元。目前,商业银行流动性比率为58.3%、流动性覆盖率为132.5%;保险公司经营活动净现金流平稳较快增长,流动性整体保持较好水平。

同时,在风险抵御方面,今年以来银行业加大拨备计提力度。

“前8个月新提取拨备1.4万亿元,同比多提取2615亿元,目前拨备余额达6.5万亿元,拨备覆盖率176.5%,具备较强的信用风险抵御能力。商业银行资本净额23.1万亿元,资本充足率14.21%;保险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242.6%,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230.4%。相关指标均保持在较高水平。”刘忠瑞表示。

去年赔付消费者近41亿

近年来,金融产品与服务日益呈现出多元化、复杂化、混业化的特点,也相应加大了金融风险。

据了解,2019年10月~12月期间,银保监会通过对产品设计、销售、内部管理、与第三方机构合作、理赔、互联网保险等多个领域的51类问题开展排查整治,主要发现了六方面突出问题。

郭武平指出,一是银行理财和信用卡乱象较多,理财承诺保本高收益,信用卡过度营销分期业务;二是银行与第三方机构合作问题凸显,特别是第三方科技平台引流又收费,加大客户融资成本,有些还存在暴力催收的问题;三是信托产品嵌套复杂,未严格认定合格投资者,信息披露不充分;四是个别消费金融公司息费率过高,个别银行贷款强制搭售保证保险,均致使其部分客户资金综合成本超过24%,接近30%;五是保险误导销售仍是顽疾,销售人员夸大保险责任或收益,隐瞒保险合同重要内容,特别是互联网领域问题多发,信息披露和风险提示不到位;六是部分产品过于复杂使消费者无法理解,及过度收集个人信息等问题,特别是一些新型产品如手机碎屏险、航空延误险等,虽然金额小但是频率特别高,相应纠纷也多。

郭武平表示,针对这些乱象,银保监会加大了查处力度。银保监会2019年度督促银行保险机构真金白银清退、赔付消费者40.92亿元,其中通过整治消保乱象清退、赔付23.97亿元,通过现场检查清退、赔付10.7亿元,通过投诉督查整治漠视群众利益清退、赔付6.25亿元。

将制定或修订系列重要公司治理监管规制

加强公司治理监管是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重要抓手,近年来,银保监会持续完善公司治理规制,深入开展股权和关联交易乱象专项整治工作。2020年开展专项整治“回头看”,进一步排查“资本不实、股东不实”的违法违规行为。

邓玉梅介绍,专项整治工作开展以来,陆续清退、从严处罚和公开通报了一批严重违法违规股东,监管震慑效应初步显现。

一是,稳妥开展高